当前位置: 主页 > 忘年之乐 >

性史

时间:2022-08-31 09:3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这是一篇长篇小说。第一次写情色,可能不够煽情,请多多包函。

性史(一)

国小毕业那年暑假的一个晚上,我第一次梦遗了,而这一个暑假,也让我由一个小男生变成了一个小男人了。是喜还是忧呢?唉!又是一个少年维特斯的烦恼!

一个美丽的清晨,隔壁的小玲一大清早便到我家来找我,一起到补习班去上课。自从我妈成了职业妇女后,她变得象我妈似的每天一大早便来叫我起床。

今天她跟往常一样,直扑我在三楼的房间,摇着熟睡中的我,而我正在梦中梦见小玲***妈黄阿姨丰满健美的胴体。

那是昨天在小玲家作功课时,小玲晚上还得补习钢琴,只剩下我跟黄阿姨。

黄阿姨正在洗澡,突然黄阿姨大叫说∶“小健ㄚ!阿姨忘了拿睡衣,你到我房间帮我拿一下吧!就放在床上。”

我应了声∶“好!”便到她房间去拿了。那是一件连身黄色透明的短睡衣,旁边还放着同色系的蕾丝内衣裤。

我问阿姨说∶“内衣裤也要吗?”

阿姨似乎犹豫了一下,才回说∶“恩,都拿给我。”

我突然觉得奇怪,她的浴室就在房间里,是一间套房ㄚ,她干嘛不自己出来拿?又没人会看见说,为什么这么麻烦还要我拿给她呢?我还没开窍呢?

我敲了敲门说∶“阿姨!我拿来了。”

阿姨说∶“门没锁,你拿进来吧!我正在洗头。”

我也没多想,开了门便拿进去了。我本想她该会围着浴巾的,没想到她正举着手用毛巾包头发。哇!好美丽的胴体ㄛ!我傻住了。她才33岁而已,165公分,35D.25.35的身材,白淅的肌肤,尖挺丰满的胸部!还有┅┅还有那平坦的小腹下面那一片漆黑的三角洲。ㄛ!天哪!那是维纳斯女神吧!

过了好一会儿,阿姨叫了一声∶“小健,你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我才回过神来,赶忙把睡衣递给阿姨,可是我却感到下腹一阵燥热,好想尿尿,于是便跟阿姨说∶“我想尿尿。”

阿姨说∶“就在这尿吧!没关系的。”

于是我不好意思的转过身体,拉保险~~开枪了!这次我足足尿了有五分多钟,我一边尿,一边偷偷的瞄阿姨穿衣服,竟发现阿姨只穿上了内衣裤后便停止动作,她竟然盯着我尿尿。好奇怪!

我便问阿姨说∶“阿姨,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阿姨说∶“突然有点头晕,等一会儿你扶我到床上休息吧!”

我想,她应该是贫血吧!女人病。于是赶紧结束尿尿,洗了手便准备扶她回床上。

她用左手勾住我的脖子,整个身子都靠在我身上,当时我只有155公分而已,所以她整个丰满的胸部等于贴着我的脸。我的右手本来是搂着她的腰,因为她乳房的刺激,我便把手往上移,按着她尖挺乳房,她“啊”了一声,我发觉她的身体突然变得好热,而这时我的下体也不由自主的立了起来,摩擦着阿姨的大腿。

从浴室到床上也不过3公尺远,我觉得走了好久。到了床边,我扶着阿姨躺下时,又偷偷的抚摸着阿姨那令人垂涎欲滴的大乳房,而这时我发觉阿姨的手也正碰到我的下体。

当我们正陶醉在这如诗似梦的情境时,“妈!我回来了!”原来是小玲下课了。

阿姨突然恢复正常说∶“小健,你先下楼吧!阿姨穿好衣服便下去准备点心给你们吃。”于是我赶紧下楼来。

小玲问说∶“小健,你在楼上干嘛?”

我红着脸说∶“刚刚阿姨的身体不舒服,好象是贫血吧!我扶她回房间休息啊!”

小玲急着问说∶“严重吗?要不要紧?”

我说∶“阿姨说她休息一下就没事了,等一下就下来准备点心了。应该不要紧吧!”

此刻的我,正梦见我双手轻揉着阿姨肥嫩的乳房,而阿姨也抓着我的下体。

刚好小玲这时突然抓着我的大腿,摇着我起床,不小心碰到我的小弟弟,我一兴奋,终于射出了人生第一次的精液!

这时耳边一声声∶“小健!小健!快点起床啦!上课要迟到了啦!”

性史(二)

前言∶《性史》是我第一部看过的情色小说,作者是张竞生,内容是描述他跟他的钢琴修女老师之间的性爱史。他念的是教会学校,在当时的民初时代,民风纯朴,但由于西洋风的东袭,他跟他的金发年轻修女教师之间,发生了一段师生恋。

后来因为搬家所以弄丢了,不知可有人还有这部小说,可POST上来以饕同好?所以借其书名为题,另创作一文,还望同好不吝指教。

PS感谢大家热烈反应。

这天中午放学后又来到小玲家,因为妈她们公司招待员工旅游,要一星期所以便托黄阿姨照顾我。因为只是暑假的国一先修班,所以只上半天课而已。

自从今天早上因为小玲她们母女的关系,我第一次射精了。虽然是在梦中,却也回味无穷,想来还真有点兴奋不已。所以每次看阿姨的时候,总是似乎能透视她的衣服一般。而我的小弟弟更因而发涨不已,频频上厕所尿尿(我那时还不懂手淫)。

下午做完功课后,小玲又去上补习班了。女孩子总是上一堆钢琴、绘画、舞蹈┅┅课的,而我就跟阿姨两人在书房里看书。因为刚上英文KK音标,我还不太熟,所以黄阿姨便帮我复习。

今天由于天气很热,36度多吧,阿姨还是穿着一身轻便的家居服,一条又短又紧的牛仔裤,跟一件白色的短小背心,露出小肚脐,真是辣妈一个!

她坐在我对面,张着嘴,要我注意她的嘴型跟着念音标。因为要注意她的嘴型,所以我们坐得很近,她每念一个音,便似对着我的脸吹口气一般。

刚开始我还很认真的跟着念,过了一会儿,我从她举著书的腋下,发现她居然没戴胸罩。于是我的注意力一下子转到了她的胴体身上,而我的小弟弟也开始膨胀了起来。

由于天气太热了,我们慢慢的都流了一身汗。从阿姨几乎湿透的衣服,她那丰满的乳型更形明显了。啊!受不了了┅┅

“阿姨,对不起!我去上一下厕所。”我燥热不安的说着。

阿姨似乎也发现我胯下昂然示威的小弟弟,关心的说∶“小健,你哪里不舒服呢?怎么今天一直跑厕所呢?休息一下好了,晚上再复习吧。”

阿姨接着说∶“今天天气真热,你到冰箱拿冰淇淋吃吧!我去冲个凉,等会到阿姨房间睡个午觉吧,我房间有冷气。”

“恩,好。”我应了一声,便赶紧到楼下去。

嗯,上完厕所,撒了尿舒服多了。接着我到冰箱拿了两支甜筒,跑着到阿姨二楼的房间。

“恩,阿姨还在洗澡呢!怎么冲个澡这么久呢?”我纳闷的想着。

突然我灵机一动,想起了昨天阿姨赤裸迷人的胴体,好想再看看。

“恩,浴室的门又没关,太好了!”这时的我正幻想着阿姨举着莲蓬头冲水的诱人模样。

当我正想一饱眼福时,阿姨出来了。

“啊!┅┅”我跟阿姨撞到一块了,手里的甜筒也撞糊了,两人身上都是冰淇淋。

“阿┅┅姨,对不起!我是想问你要不要吃甜筒,所┅┅以┅┅”我紧张的找借口说着。

“小健,没关系。你把衣服换下来吧!反正你也一身汗,进去冲个凉吧!”

阿姨安慰的说着。

“进来吧!阿姨帮你洗。”阿姨热心的说着,一边走进浴室,一边把睡衣给脱了。

哇!她还以为我没发育完成呢!她还不知道早上因为她我已第一次射精了。

“小健,把衣服脱了啊!你不会连衣服都不会脱吧?”

阿姨已经把内衣裤都脱下来了,走了过来帮我脱衣服了。这时她的双乳已不小心的贴着我的脸了,我的小弟弟这时又涨大了。

“阿姨,我自己脱就可以了。”我怕被发现赶紧说着,赶紧离开她诱人的胴体。

“阿姨,你先洗吧!我会自己洗的。”我实在涨得很难过,便走向马桶尿尿了。

“恩,小健长大罗!会害羞了。”阿姨似乎发现我怪异的行为。

其实我的小弟弟还没长毛,所以阿姨一直以为我还是个小朋友。

我们的性知识并不丰富。

黄阿姨在念大二时,被她的第一个念军校男朋友也是小玲的爸爸,上过一次。怀了小玲之后,便奉女儿之命结婚,所以她性对象只有黄爸爸一人而已,而她们也只有小玲一个掌上明珠。中校军官的黄爸爸也因军职的关系,经常不在家,所以黄阿姨跟10年前的她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还是像个纯情的少女似的。

而我更是“纯”得可以,对性是完全不懂的。

所以,我们洗完澡后(虽然洗了很久,但我们彼此互相注意很久,所以洗得很慢),因为衣服被冰淇淋弄脏了,所以我只穿一件内裤,而阿姨也只穿了白色蕾丝的内衣裤,便上床睡午觉了。

而在这次睡梦中,我又梦遗了。

当我射出那热热的精液时,我醒了。我发现阿姨的胸罩脱落了,而我的脸正贴着阿姨那微热丰满的双乳,便紧紧的抱着阿姨。而一手也正抓着我的小弟弟的阿姨,也被我射在她手上灼热的精液给惊醒了,阿姨终于知道小健长大了。

当阿姨慢慢张开她迷人的双眼看到手上的精液时,我赶紧说∶“阿姨,对不起!我尿床了。”

我红着脸,羞愧得不敢看阿姨的脸,所以没发现阿姨眼睛里闪烁着迷样的神情。

性史(三)

“小健,你是什么时候又开始尿床了?”阿姨小心地问着,似乎怕伤了我的自尊心。

“阿姨,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今天早上我做了一个梦,就┅┅是第一次。”

我想起了刚刚也梦见阿姨美丽的胴体,象是做错事被逮个正着般地心猿意马、语无伦次的说着。

“小健,这不是尿床,而是青春期的生理现象。阿姨不是男生也不清楚,你改天可以去问问同学啊!”阿姨安慰着我说。

我象是找到藉口般赶紧说∶“阿姨,那我回家换衣服,再去找阿华。”

于是我跟阿姨象是找到下台阶,尴尬的气氛立即和缓。

阿姨摸摸我的头说∶“小健,快去吧!起床了。”

原来我还依偎在阿姨的怀里,舍不得离开她温香软玉丰满的一对大乳房。

想到阿华,我想她一定知道,李国华是我的死党之一。他是我们班的运动健将,虽然不爱读书,但他体格壮硕,已经有女朋友了,因青春期应该来得比我还早。

他老爸因为经营应召站,被扫黄扫到监牢去了,家里只剩下李妈妈跟他念高二的姊姊美芳姊。

“李妈妈好。”

“小健,请坐。你来找阿华吗?”

“谢谢李妈妈!是的,我来找阿华。”

“我们家阿华就是不爱念书。小健你功课好,可要多教教他。”

“李妈妈,阿华体育很好啊!我们都很喜欢他。而且他又经常打抱不平,是偶象耶!”

“小健,你不但会念书,还这么懂礼貌,居然会安慰我,真乖。要是我们家阿华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真希望你是我儿子。”

“李妈妈,你可以当我干妈啊!”

“小健,真的吗?那太好了!等***回来我就跟她说去,阿华在房里,你去吧。”

门没锁,我想吓一下阿华,所以没敲门就直接开门进去了。

阿华手里拿正着李妈妈的内裤上下的套弄着小弟弟,一股精液正喷洒出来。

“阿华,你在干嘛?”

“啊~~小健,是你?你怎么没敲门就跑进来?赶快把门关起来啦!”

我走近一看,阿华手里不但拿着李妈妈的内裤,书桌上还有一本图文并茂的色情小说,一个金发美女正被一个黑人用力的干着。

“阿华,怎么她的毛是金色的?那个黑人在干嘛?怎么把小弟弟放进女生尿尿的地方?”

“这叫干穴啦!笨,这都不知道。洋妞的穴毛颜色跟头发颜色是一样的。”

“阿华,那你又在做什么?”

“天啊!小健你是装傻,还是真不知道?有够蠢ㄝ。这叫手淫啦!”

“我就是不知道才来找你啊!你怎么这样尿尿?还在房间?”

“喔!给你打败。尿尿?你以为我三岁小孩啊!尿尿?射精啦!这是精液。

亏你还年年考第一名,这都不知道,你第一名是考假的啊?”

我被骂得有点不好意思,心里又非常崇拜的说∶“阿华,你好厉害。你怎么懂这么多?学校又没教。”

“够炫吧!”阿华听了我的赞美后,得意的指著书桌上的色情刊物说∶“这是我老爸藏在我房间的,可能是怕被警察搜到吧!我都是从里面学来的,还有很多。喔!借你几本回家看吧。”

我好奇问阿华说∶“你刚刚手淫时很舒服吗?干嘛还拿着***妈的内裤?”

“你没试过吗?”

阿华还想继续发表他的高论时,李妈妈在客厅喊着∶“阿华啊,带小健出来吃水果吧!天气热,到客厅吹冷气吧。”

“小健,我们先出去吧,晚点再说。”

“不了,我想回家了。”

“也好。这些你先拿回去慢慢看,免得跟不上时代。”阿华拿了几本小说给我。

跟李妈妈告辞后,我拿着阿华给我的几本色情书刊回到自己家里。

我一边翻看着,下体一阵阵燥热了起来。原来把小弟弟放进穴里来回抽动,就会有快感,然后射精。我慢慢一知半解的知道一些事了。

书上的金发美女张着大腿、眯着眼睛,好象很舒服似的。我突然想起了黄阿姨,觉得黄阿姨裸露的胴体比较美。想到黄阿姨美艳的笑容、那艳红的樱唇、雪白细嫩的肌肤、尖挺丰满双乳、全身散发出一种少妇的气息和韵味,使我更加兴奋不已。尤其是她那双明亮而水汪汪的眼睛,好象韵含着一股慑人心魂的媚态。

我不由自主的脱下内裤,上下的套弄着小弟弟,我幻想着自己正在干着阿姨的小穴,用力的干着┅┅

“啊~~”射精了,好舒服。

射完精后,我累得躺在床上睡着了。

晚餐时间到时,我依然还在睡梦中跟黄阿姨缠绵着。这时阿姨因不见我回来吃晚饭,打电话到阿华家,知道我早就回家了,于是到家里来找我吃饭。她叫了几声,我依稀在梦中听见她轻柔迷人的声音,更舍不得醒来。

阿姨来到我房里,看见我赤裸的身躯、散落床上的色情小说。她好奇的拿起来看,象发现新大陆似的,阿姨跟我一样也终将开窍了。

PS看了这么久的色情小说,个人觉得,旭鹤兄的《母子恋系列》(1~13)是很棒的小说。几乎所有的情节都包含其中,不但煽情,且写实。

而《骇客玲姨》、《帮舅妈搬家》┅┅是我的最爱,可惜续集迟迟未出。

大部分的色情小说皆详述了做爱的细节,甚至是夸张的描述。每次看到夸张的做爱过程,不由得兴奋的打起手枪,不能自己。也许夸张的做爱过程正是色情小说的精髓所在吧!

在下一集里∶小健跟黄阿姨将因色情小说的诱导,而激发潜藏已久的原始性欲┅┅请恕我暂时卖卖关子。

性史(四)性爱初体验

写在前面∶

今天早上我做了个春梦,哈哈!我居然梦见跟徐怀玉做爱!醒来时,做爱的情节还历历在目呢!可能是自从写了《性史》后,满脑子做爱的情节,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得,真是个意想不到的额外收获!

黄阿姨在看到那些描写男女性爱文本和图片后,长期接受传统礼教的束缚的她,虽在女性的矜持下仍能维持长辈的身分,但在她高贵的外表下,她的内心早已掀起了渴望性,渴望眼前小健胯下那支桀傲不逊、昂然矗立的大肉棒,能够插入她那久未滋润小穴。在理性与原始性欲的挣扎下,她下了决定∶她要诱惑年轻的小健!

她拿走了一本色情小说,脱下她那短小乳白透明的蕾丝内裤放在那一堆色情小说中,后退出房间,在门外喊着∶“小健!小健!吃饭了!”

小健听到阿姨的呼喊,从睡梦中惊醒的他,随手将那一堆色书塞在棉被下,一边快速的穿上衣裤,一边回答着∶“阿姨,对不起!我马上来了!”

跟着阿姨回去吃饭的小健,跟白天的小健已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小健了。这餐饭,小健的眼神似是因为她穿着不太捡点,就用有色的眼光去看她。

‘真混蛋,也真该死!我是个模范生,怎么可以┅┅非礼勿视啊!’想着想着,我把头渐渐低了下来,满脸含着羞愧的神色,不敢用正眼看她。

俩人沉默了很久,还是阿姨娇声细语地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安静,只听她说道∶“小健,阿姨晚上煮饭时出了满身大汗,刚才洗过澡后为了贪图舒适凉快,所以懒得再穿上平常的衣服,你不介意吧?”

我心里想着∶‘介意?怎会呢?最好不要穿衣服!’这时我的眼角竟不听话的瞄到她的下身部位,发现她睡衣无法全掩着的小三角裤上,中间部份依稀可见那芳草凄凄的痕迹。啊~~我快受不了了!

我赶紧把饭吃完,说∶“阿姨,我吃饱了。今天好热喔!我去洗澡了。”

“恩,去吧!对了楼下的浴室坏了,你到二楼阿姨房间去洗吧。”

“喔,知道了!”于是我抓着衣服冲上二楼洗澡去了。

进了浴室后,发现了阿姨刚刚换下的衣服,想起下午在阿华家看见阿华拿着干阿姨的内裤打手枪,我也找起阿姨的内裤。思,怎么找不到?阿姨明明换了红色的小裤裤啊!于是我赶紧洗完澡后,到阿姨房里偷拿了一件内裤后,下楼跟阿姨告别后就回家了。

回到自己房里,我拿出了那堆色情小说,嗯?少了一本!接着竟然发现了阿姨的小内裤。

哈哈!我好兴奋!我想着∶‘阿姨下午一定进过我的房间,而且她一定也难耐独守闺房的空虚和寂寞。她一定是在暗示我∶明天我一定要┅┅哈哈!’

渴望着性爱以及对性爱的好奇,终于使我善良纯朴的心蒙上了邪恶的淫欲。

今天跟往常一样,小玲一大早就来叫我起床了∶“小健,起床了!”

小玲门也没敲就冲了进来,这时的我一丝不挂,小弟弟昂然矗立着,床上更是散落着一堆色情小说。

她一看就转身退出房门∶“啊~小健,你要死了!干嘛不穿衣服?连内裤也没穿!还看那种书!你学坏了!我要告诉你阿姨!”

我吓得赶紧穿上衣服说∶“小玲,你别乱说!天气太热了,我一个人在家,所以才把衣服脱光了。书是阿华借给我的,是人体构造学。”

“是吗?”小玲似是被我唬住了∶“好啦,不说就是了,赶紧准备上学吧,快迟到了!”

今天上的是英文课,英文老师是阿华的表姊小蓉姊,这次的暑期辅导是我们社区里的大哥哥、大姊姊帮我们上的课。

小蓉姊今天穿着白色丝质无袖的连身小洋装,粉红色系的小乳罩跟小内裤。

因为洋装实在是有点透明~大概夏天的衣服都是这样的吧!

每次小蓉姊转身在白板上写东西时,从那半透明的长裙下可以看到她粉红色的小三角裤包着那浑圆微微翘起的大屁股,跟着她写字的频率摇摇摆摆的。喔~真要命!而我又坐在第一排右侧,每次从她举起手的腋下,可以看到那稀松的腋毛跟她那起伏的胸部。唉!今天的我没心情上课了。

好不容易终于下课了,我赶紧来到阿姨家,‘阿姨,我要你!’我在心里呐喊着。

饭后,阿姨对我说∶“小健啊,写完功课后到阿姨房间睡午觉吧!今天还是那么热,阿姨冲个凉先睡罗!”

“恩,知道了!”

写完功课后来到阿姨房间,哇!阿姨只穿了睡衣而已!过去完全不懂欣赏女人的我,现在要好好看个够。只见在她雪白无瑕的胴体上,浴后的她全身微红,高贵性感的娇靥,风华绝代、美艳迷人;长长的睫毛下水汪汪、亮晶晶的媚眼;鲜红的樱桃小嘴,微微嘟着;细长而柔亮的秀发,平顺的飘散在她美丽的脸上。

嗯!枕头下露出一小角我的色书。阿姨也春情荡漾了吧!于是色胆包天的我蹑手蹑脚的爬上床,再轻手轻脚的慢慢的解开阿姨的睡衣。喔~阿姨那高耸的乳房,象两座挺立的肉峰,矗立在洁白细嫩的胸前;纤纤细腰、丰肥的玉臀;小腹平滑微凸、曲线玲珑,皮肤白嫩润滑。啊~受不了了!

我轻声的叫了一声∶“阿姨!”

嗯!没反应!于是我伸手在她那身丰满的肉体上爱抚着,尤其那两颗高耸的乳头,迷人的肉峰,让我爱不释手。

我一边摸着一边注意着阿姨的反应,捏揉了一阵子弹性特佳的奶子后,看阿姨没有醒来的迹像,接着轻抚她全身光洁细致的肌肤,再慢慢的下滑到她柔嫩的大腿上,抚着、摸着。啊!真是一具完美的胴体呀!

我忍不住地轻轻吻着阿姨的脸颊和脖子,哇!好香啊!接着吻着阿姨乳头,嗯~乳头硬起来了!我继续往下轻吻着,终于来到阿姨的桃园洞口。嗯~我要仔细看个清楚。

于是我一手捏捏她丰肥的屁股,再用另一只手按按她那隆起的下阴部,用指头分开肥厚粉嫩的阴唇,手指探进小骚穴内挖挖她的桃园洞。渐渐地,阿姨的小穴流出了许多的分泌物,我忍不住用舌头去舔。嗯~好香!有点腥、有点咸,分泌物越来越多了。

欲火中烧的我,大鸡巴也涨得象铁棍般地坚硬,我心中呐喊着∶‘阿姨!我要干你!’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的动作越来越粗暴,我想把小弟弟插入阿姨的小穴中。

然而未经人道的我始终不得其门而入,一直顶着阿姨的小腹。

终于阿姨由睡梦中惊醒,她一睁开眼,见到我对她作出这种轻薄的举动,急忙说∶“小健!你怎么可以对阿姨这样呢?我是长辈啊!”

“我┅┅阿姨我爱你!我要你!”我一边说着,一边仍未停止侵犯阿姨的动作。

“唉!小冤家,让阿姨教你吧!”她全身的胴体火热趐软,琼鼻轻哼,反手抱住我,伸出舌头和我打舌仗;阴户在我胯下湿淋淋地,淫水不断地流出着;鼻子里的嗯哼声,似难过、似快乐、又舒适、又别扭地一直嗯声不停。

过了一会儿,阿姨把我那粗长壮硕的大鸡巴,对着她特别丰肥的小骚穴,顶开了阴唇,朝着湿淋淋的洞里“滋!”的一声,用力就插进了一半。

“小健,嗯┅┅慢慢的上下抽动吧!”

于是我的大龟头慢慢直抵到阿姨的花心,对着小肉穴直揉直转了。

只听得阿姨一声惨叫道∶“哎呀!┅┅好┅┅好粗的┅┅大鸡巴┅┅唔┅┅痛死┅┅我┅┅了┅┅轻┅┅轻点嘛┅┅阿姨┅┅很久没┅┅和男人┅┅干┅┅了┅┅你把┅┅阿姨┅┅哎唷快┅┅停一停┅┅让我┅┅适应┅┅一下嘛!”

我用大鸡巴专心插着阿姨的小穴,阿姨被我干得越来越热情,紧紧地抱住我的身体,阴部往上一挺一挺地配合着我的抽送。只见她摇起肥臀,象个急速转动的车轮,张口直哼,送吻摆腰,满面春意,荡态迷人。

阿姨因为很久未曾和男人做爱,此时被我激起芳心深处的欲火,兴奋快乐地激动不已。我也用手紧按着她雪白的玉乳,挺动大鸡巴,猛抽狂插,下下直捣她的花心。

原来贵妇人浪起来也如此的淫荡!

这样持续了有二十多分钟,干得阿姨全身趐麻酸痒,引发起她天赋的女人本能,骚浪淫荡地大叫道∶“喔喔┅┅这┅┅这下┅┅干得┅┅真好┅┅快┅┅哦┅┅大鸡巴┅┅亲亲┅┅快干死┅┅小浪穴┅┅阿姨吧┅┅求求你┅┅快给┅┅我┅┅重重的┅┅插┅┅阿姨┅┅啊啊┅┅我┅┅快┅┅来了┅┅阿姨快┅┅快泄了┅┅”

只见身下的阿姨一阵子扭腰摆臀,紧搂狂吻,两腿直抛,浪声乱叫,爽得全身毛孔齐张。一股股的浪水淫液,从她的小穴穴里往外流出,一泄千里,流得她的大床上湿了一大片。

接着我感到阿姨的小穴一阵收缩,吸得我的龟头又酸又麻,终于忍不住把初次的精液射进她的阴道里,完成了我俩性交的最后一道进程。

啊~!好爽啊!

(待续)

------分隔线----------------------------